迪普罗玛特·刘大爷源

外交官,现留学墨尔本。刘大爷写诗、写随笔、拍照片。爱远行,爱自己,也爱你。

老人与花

顿觉一位步履蹒跚的老妇人

有些可怜

但她实际上

可能比我都幸福


那手里一束白色的花

是情人的礼物吗?

还是送给孤独的自己?


路灯下没有看清她的脸

我用三倍于老人的速度

路过了她

和一束花


~~~~~~~~~~~

六月初的墨尔本,已经要穿大衣了。裹紧了衣服快速走,总担心传说中的 Apex Gang 出现抢走我的手机。路过一位老人,如上文所述。

有的时候心思太细腻了,会不知原因地觉得一个人可爱或者可怜。只不过是一位老人在漆黑的夜晚拿着一束白色的花,可能由于她步履蹒跚,我就觉得她应该会有很多的故事。我在猜测这束花的来历以及她的来历。我很想和她说 How are you, madam? 但是不知道下一句应该说什么。所以就什么也没讲。

哦!我突然想起来,我可以直接说你的花很漂亮啊!

记得有一次在电车上,一位老先生坐到了我的旁边。他穿着得体而讲究,系着领带,口袋插着胸巾。他有一个很好看的小手提箱,方方正正,扣着密码锁。我总感觉他好像要跟我讲话,我抢占了先机跟他开玩笑说,「您的箱子看让您看起来像个特工,里面好像装了很多重要的文件。」他哈哈一笑,然后说,「其实是装的没吃完的晚餐,你知道吗,几乎天天里面都是装着吃的,偶尔才会装文件呢!」我们聊了一路,他问了我的情况,我也问了他的情况。他说他是做财政工作的公务员,几乎每天下班都会抽时间去国立美术馆看一看。还问了我怎么看艾未未的展览。我说,「用艺术讽刺政治,讽刺就讽刺了吧,但是我很不喜欢他在一个小电影里污蔑兵哥哥……」他说,「那还真挺混蛋的。」之后我到站了,就握手再见了。

越到快要离开墨尔本的日子,越觉得,还有很多人我没认识,还有好多故事,还没有从他们口中听说。

~~~~~~~~~~~


LSE

2016年06月02日于墨尔本


评论
热度(4)

© 迪普罗玛特·刘大爷源 | Powered by LOFTER